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典型风采
南海边,那深情的凝望
发布日期: 2018-10-30  访问量:

在潜艇基地的海边有一条路,水兵叫他青年路,水兵的妻子们叫它望夫路。叫青年路,大约是水兵都是年轻人,叫望夫路,则是很多水兵的妻子常常站在路边,眺望大海,希望看到丈夫平安归航。

漫步于蜿蜒曲折的望夫路上,白天,看到的是绵绵不绝的海浪和高大婆娑的椰树,一只只小蜻蜓在凤凰木上空静静地飞舞着;夜晚,视野里映现的是提着小灯笼忽高忽低的萤火虫,还有空中皎洁的弯月。无论白天还是黑夜,听到的都是一个声音——从遥远的海平面上滚滚而来的海涛声,在岸边绽开一朵朵洁白的花朵。只有在傍晚时分,夕阳余晖下,才看到一个个青春的身影。大多是身穿海魂衫的水兵,偶有年轻的一家三口,也有老人、年轻妈妈推着婴儿车,恬淡、从容,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,并不见想象中的那种望眼欲穿的翘盼。

不过最可能的是,那些漫步在望夫路上的年轻女人,推着婴儿车或者牵着孩子的年轻母亲,偶尔望一眼大海,看似随意的眼神,或许就是深情的凝望吧?

岁月中,凝望也在悄悄地变换着模式。

四年前三七二潜艇紧急拉动出海,时近年关,三七二潜艇官兵要么正在启程休假,要么正在迎接来部队探亲的家属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艇员周军遗憾地与前来部队探亲的妻女擦肩而过,没有早一点,也没有晚一点。

周军是江苏高邮人,一九七二年出生,一九九三年入伍,迄今已在潜艇服役二十四年,三七二潜艇航电技师,一级军士长。周军的妻子王梅没有工作,一直在江苏高邮农村老家照顾生病的父母,两人相聚只能靠周军一年一次的休假。即便如此,这种相聚也显得十分奢侈。以前工资低,为了节省路费,周军常常把两年的假期攒到一起休。然而,因为出海任务重,他常常连一个完整的假期都休不够,更别说一下子休两年的假了。结婚十五年,他和妻子在一起的时间不足十二个月,他感觉愧对妻儿。

有一年,周军休探亲假要回老家,为早日见到亲人,买了一张飞机票,从三亚飞到了上海。在上海浦东机场刚下飞机,他打开手机正要给妻子报个信,没想到没等拨出这通电话,手机就叮咚一下,收到艇长发来的信息:“周军,有任务,速归队!”他一下子懵了,这可怎么跟家里说?但军令如山,他没想太多,随即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,愧疚地说:“老婆,我刚下飞机,接到了紧急任务,要马上归队!”电话那端似乎愣了一下,继而传来轻微的抽泣声。他狠着心挂断电话,很快登上了返程的航班。

他太亏欠妻子和女儿了,他想找个机会补偿一下。

机会就在四年前的那个春节前夕。

他咬了咬牙,让妻子带着十三岁的女儿也坐一次飞机,从老家来部队看他,一家三口将在美丽的南海边好好团聚,他还许诺要陪她们看大海、带她们吃海鲜。然而,他食言了。就在妻女登上飞机的那一刻,他突然接到出海命令,毅然跟战友们一起钻进了三七二潜艇升降口,出海远航。那时妻子正在飞机上,电话不通,待妻子下了飞机,他已随艇潜入大海,无法联系。

王梅带着女儿下了飞机,兴奋地给丈夫打电话,但无论如何都打不通,直到前去接机的潜艇支队队员告诉她,她才知道丈夫出海了。

完全能够想象得到,一向节衣缩食的母女俩,好不容易奢侈一回乘坐飞机赶来了,却扑了个空,她们心中该是何等的失落、伤心甚至愤怒。

从那天起,王梅就开始在台历上打钩,一天天数着日子,这一数就是二十多天。母女俩每天都会从家属招待所牵手来到军港边的“望夫路”徘徊,走过婆娑的椰林,盼望着海天尽头出现那头巨大的黑鲸,载着她们的亲人快快归来。然而,她们每天等来的,除了失望,还是失望。眼看着孩子的开学日期日益临近,不得不离开三亚了,她们在苦苦翘盼了一个月之后,一步三回头地踏上了归程。——那一刻,那个为夫、为父者,正在波诡云谲的茫茫大海中,坚守军人的使命。

(摘自《光明日报》)

扬州市双拥和国防教育网站
  • 主办单位(版权所有):扬州市双拥和国防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  运行管理: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  
    苏ICP备05084892号-1
    ,您是本站第  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: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颜色
    网站标识码:3210000004

苏公网安备 321001020100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