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典型风采

“无手”退伍老兵王广富和李秀兰的爱情故事

发布日期: 2017-12-01  访问量:

 

这是一对极不平常的夫妻,丈夫年轻时在部队排爆被炸掉了双手,夫妻俩相濡以沫,家里家外全靠妻子一双手操劳,结婚44年,养大两个女儿,有了第三代,小日子越过越甜美。

  丈夫王广富是原园林村蜀冈组人,1965年出生,当时作为农村优秀青年代表,被选送到部队,成为南京军区后勤部的一名战士。1968年,26岁的王广富在安徽山区打坑道,一次爆破时出现哑弹,正常应该是引爆,但引爆需要较长的时间,当时任务紧,部队决定人工排除。虽然很小心,哑弹还是发生了意外。王广富是副班长,自然冲在最前面,当时就被炸晕过去,衣服被炸成碎片,双手炸得粉碎,手臂也粉碎性骨折,同时大出血。工程兵部队在山区,只有团卫生院,医疗条件差,且无血库,先是部队战友们献血,因为伤情严重,后来部队又用登陆艇将他直接送到南京军区总医院。在医院整整躺了3天,王广富才苏醒过来。一年后,王广富出院回到部队,安装假肢后,部队要安排他到无锡的荣誉军人疗养院休养,但他不想就此成为一个靠国家养着的废人,谢绝了组织的安排,要求退伍回乡。

  退伍后,王广富被安排到扬州一家机床厂传达室做门卫。王广富对这份工作很满意,“这证明自已对社会还有用,有一份余光就要发一分光。”虽然身体残疾,还带头值夜班,王广富的行动感动了周围的热心人,大家张罗着替他介绍对象,家在西湖镇的农村姑娘李秀兰就是被介绍对象之一。李秀兰比王广富小5岁,人长得漂亮,干农活也是一把好手。得知给女儿介绍的对象没有双手,李秀兰的妈妈一开始坚决反对,担心女儿吃苦;李秀兰的爸爸虽然也心疼女儿却很明事理,他说,女儿嫁给王广富,肯定会吃一些辛苦,但王广富人好,能自食其力。李秀兰几经考虑后,还是点了头。王广富虽是伤残军人,但他身残志不残,为人实在,这些都让李秀兰觉得王广富值得相守一生。“我是30岁结的婚,到现在整整44年了,这44年我的生活全靠老伴。”王广富年轻时装过假肢,看不行用不上,无奈开始了“无手人”地生活。每天从起床穿衣,到一日三餐,到夜里上床睡觉,甚至每次大小便,都在李秀兰的帮助下完成。李秀兰成了王广富时刻离不开“手”。

但生活远比当初想象的艰难,有了孩子后,李秀兰还要照顾两个孩子。每天忙了大人忙孩子,忙过家里忙家外,“除了照顾我们,她还要上班,种责任田。”每天晚上,等一家人吃过晚饭,洗漱停当,差不多已是晚上十点,李秀兰还要把一家人的衣服洗好,再拿到附近的河里汰干净。王广富原来居住的园林村蜀冈组位于下马桥一带,而汰衣服的小河在现宋夹城西门附近,路上要走10多分钟,王广富的大女儿说,“我陪妈妈去过一次,那时还小,就站在河边上看妈妈汰衣服,后来妈妈不让我去,为了壮胆,每天晚上李秀兰就带着小狗出去汰衣服,好多年都是这样,她一个人真不容易。”

结婚后的头二十年里,王广富因为受伤带来的后遗症,不断住院。因为爆炸炸伤眼角膜和引发白内障,王广富因眼睛两次住院,进行角膜开刀移植,做白内障手术;40多岁时,又因为肺结核两次住院;后来又是肾结石、心脏病……每次住院,对于李秀兰都是一次考验,因为她又多了一个“主战场”,要忙家里,还要照顾好医院里的病人,恨不得再“长”一双手。让王广富心怀歉疚是这么多年,李秀兰还承担起了更多的家庭责任。蜀冈组拆迁前,李秀兰为了增加家里的收入,承包了保障河的一片水面养鱼,为了防止有人偷鱼,就在鱼塘边上搭了一个小棚子,夜里睡在那里看守。“记得有一年大年三十,她让我们在家看电视,自已睡在棚子里,大年初一初二都是这样……”。

 “这44年来,我到哪里她到哪里,有时我需要外出或参加社区党员活动担心她太累,不让她跟着,她不放心还是跟过来。”王广富说,李秀兰不仅是自已的双手,更是自已的替身。“几十年来,我几乎没有感觉到自已生活有什么不方便。”王广富含着眼泪动情地说,他这一辈子,全靠老伴,打心眼里感激老伴,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她。

而为了照顾王广富,今年69岁的李秀兰从来没有单独外出游玩,哪怕在家门口,也很少单独的欢乐。早上出去买菜,遇到老熟人,别人想拉拉家常,她三言两语后就赶紧回家,“就怕他要上个厕所什么的不方便。”在李秀兰心里,王广富是她的一切。她说,结婚前就知道他是残疾人,既然当初认他了,就要给他做一辈子的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扬州市双拥和国防教育网站
  • 主办单位(版权所有):扬州市双拥和国防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  运行管理: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  
    苏ICP备05084892号-1
    ,您是本站第  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:1024*768分辨率,16位以上颜色
    网站标识码:3210000004

苏公网安备 32100102010004